郅.特别特别丧-九九九九九

小生姓郅,名九,表字念渝

齐风 三行情书

齐无悔

【我还是很喜欢你】

【纵然誓剑石壁风雪万里】

【烈酒入喉依然难敌药力】

【却终愿你早愈腿疾】

“散伙,老子不干了”



哈哈哈哈哈很莫名其妙的之前失眠产物


润旭 春日游(二)

啊啊啊啊啊是真的拖了很久了嘤嘤嘤我错了

-------------

“嗯………这个………”润玉有些犹豫,他就快要下凡渡情劫了,“我可能没有办法陪你了,但等你涅槃后,我可以来看你的。”

“葛葛………"旭凤瘪了瘪嘴。

“你我所修法术不同,我无法为你护法。”涅槃大约一个月,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三十多年对于一个凡人来说已是足够。

“哦……"奶凤凰低下了头,没过多久却又重新打起精神,“葛葛耶,你在下棋!”打量了那棋局,“葛葛教我下棋吗!”

“那阿旭就不能坐我腿上了,要坐到我对面去了。”他把奶凤凰放在了对面的椅子上。

“哦……葛葛。”奶凤凰虽然不是很高兴,但依然老实的坐在座位上,没有表现出来。他支着脑袋,勉强地听着润玉的讲解。

“唔,”润玉看着奶凤凰神色十分无聊,便唤出魇兽,“要不你和它玩会儿?”

“好! ”旭凤高兴地扑在了魇兽身上,魇兽受了惊吓便跑了起来,奶凤凰在后面乐此不疲地追。

润玉执起棋子,欲解残局。但圆滑棋子一入手,就不知该在何处落下了。视线便随着跑来跑去的奶凤凰移动。不觉失笑,便与他一同戏耍。

天上的日子是过得舒畅,可天上的一天,人间又要经历多少沧海桑田。

也不知是旭凤来叨扰润玉的第几日了,这次他来时,脸上满是不舍。“葛葛,我就要涅槃了,这几天体内脉络已有些征兆。”他仰起自己的脸,“葛葛,你会来看我的吧?”

“会的。”他轻揉旭凤发顶,“那时候阿旭就会长大多了。”

“可是母神说,我这次涅槃后,火神的职位就由我来担当了。”他撇了下嘴,“母神还要关着我练功。”

“阿旭,”他摆出一副语重心长模样,直视奶凤凰的眼睛,“你是凤凰。”

“葛葛是龙。”

“所以我们都要担起各自的责任啊。”他笑道,摸出一片龙麟,泛着白光,还串着一根绳,给奶凤凰带上。

“葛葛?”奶凤凰愣在原地,看着骤然靠近的脸,颈间有微凉的触感,“龙麟,不疼吗?”

“它在我身上,不听话倒着长,我硌得慌,不疼。”

奶凤凰捧着润玉的脸“啵”了一口。“葛葛,我会努力练功的。”

----------------

赵瑾只是人间一介布衣书生,偶尔去私塾教教书。

一日,他与归家途中,忽闻身后有雏鸟微弱的叫声,回头,竟见一朱红色小雀,似受伤伏地,扇翅而不能飞,见着赵瑾回头,小雀扑棱着站起,朝着他的方向过去。

赵瑾只得蹲下身捧起小雀,那小雀儿叽喳喳地欢叫起来,“可是练飞,不小心落下的?你的巢,在哪里?”他看向四周,却发现路两旁除了房屋,再无他物,手里小雀也确实不像是屋檐下的燕子。“你是被风吹来的吗?”他笑,一路捧着小雀回家。

他关上房门才发现小雀会飞,那小雀绕着他房屋扑腾了几圈后,落在了他肩上,蓬成一个球,睡去了。

赵瑾:我好慌我捡到了一只鸟,这只鸟不仅是红色的还非常机灵,它是不是天上的小神兽我要不要送它回去………他看了看肩上那团鸟儿,心中觉得温暖。他的身世是谜,似乎也和那小雀一样,从天而降。二十几年的时间,始终只有他一人寻寻觅觅。如今,他便要和这鸟儿相伴了吗?

窗外夕阳染红了半边天,小小鸟儿与那光线融为一体。赤红的鸟,夕阳。

“你看外面的夕阳,”他自言自语道,“阿夕。”

夕,从此朝夕共处,相依相伴。

赵瑾已经提前过起了大爷的生活,遛鸟看书下棋,完全符合老年人的作息。但书还是要教的,生计不得不维持。但他每次去私塾时,回来便听得小雀急躁的叫声。“阿夕,我不在的时候,你很害怕?”他看着磨蹭他脸颊的小雀,笑着问道。“不用怕的,我会回来的。”把小雀转而放到肩上,他坐于桌前,执笔磨墨,思考着明天应该给私塾那群小崽子们讲些什么。他刚想动笔,小雀就扑上去咬他的笔杆。

赤红色的小雀身上沾了墨,引得赵瑾发笑,“诶,你太皮了。”便用帕子湿水,将小雀擦了个干净。“阿夕,若是觉得无趣,你也可飞出去玩玩。”小雀“啾”了声,飞到赵瑾枕边,软成一滩,睡下了。

赵瑾笑笑也和衣躺下,不过分外小心,离那小雀尚有一段距离。

天气渐凉,小雀畏寒,便时常缩在赵瑾衣内,汲取他肌肤的温暖。一人一鸟的日子过的飞快且有趣,只是赵瑾养着鸟儿养了这么多天,也不见那小雀长大一星半点,却只是越发的嗜睡了。

熬过了严寒料峭的日子,燕就归来了。赵瑾时常见得小雀在与那些筑巢的燕子“叽叽喳喳”,一见着他,小雀又飞回他肩上。那小雀近来活泼的紧。

“阿夕呀,你和燕子们玩的开不开心呀?”小雀“啾啾”两声,算是应答,“我们阿夕,真是通灵性。”赵瑾笑道,伸手去挠小雀的颈。他也是个二十来岁地人了,不乏有倾慕者,隔壁邻居也有一直帮他说媒的。但不知为何,赵瑾一直未娶。

“阿夕,春天到了。”他坐着,对着肩上小雀喃喃道,“要不我们去月老庙,求桩姻缘吧。”方才还懒洋洋的小雀一下子蹦了起来,似是欣喜,似是惊讶,“阿夕,听到要出去玩,这么兴奋吗?”小雀叽喳着拍打翅膀。

过了几日,赵瑾便揣着小雀,去了月老庙。一棵大桃花树,一群的男子女子在树下祈祷,随后拉下树上的一根红带子,有的心满意足而归,有的神色有些失落。

“阿夕,他们在求姻缘呢。”言毕,他也作祈祷状,双眼闭目双手合十地想了一阵子,随后睁眼,伸手扯下了离他最近的带子。

“应是月老错牵线,换君今生无情缘。”几个金字,赫然映入赵瑾眼帘,他苦笑。“阿夕,这辈子,我们便是要一起过了。”

他们回去的时候,正值傍晚。“阿夕。”他唤道,小雀便把头扭着,蹭了蹭他的脸。

次日,他是被小雀唤醒的。刚睁开眼,环视周围却都未发现小雀踪影,才发觉那小雀正栖于窗外一棵树上。“阿夕,快回来。”他朝小雀招手。

小雀却是不为所动,在树枝上对着他叫了一会,拍翅飞走了。

“阿夕!阿夕!快回来!”赵瑾焦急,却也无可奈何。只得看着那小雀越飞越远,最终消失在了漫天霞光里。初升的旭日照得他眼睛生疼,再次睁眼,只有一根朱红色的羽毛缓缓落于他掌中。“阿夕…………果然是,天上神仙啊。”

小雀飞走,赵瑾心里空落。他走上街,被人群挤着,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他想再去求一桩姻缘。

“大哥哥!”他依稀辨得身后有小孩的声音,“大哥哥!”他感到袖口被抓住了。转身,见一红衣小童正睁大眼睛看着他。

“?什么事?”他不明所以。

“大哥哥,你看上去……很难过的样子。”小童递上了手中的糖人,那似乎是个凤凰的模样,“所以!这个给你吃吧!”

赵瑾勉强挤出一丝笑,轻轻推了回去,“不必了,你吃吧。”

小童撇嘴,伸手折下一点糖人,飞快的塞进赵瑾口中,随后消失在人群里。

他感到口中甘甜,心里觉得这红衣小童当真是奇怪的紧。难道小孩子不应该十分宝贝自己难得的小零食,而不是随随便便就给一个陌生人吃的吗?

后来的后来,赵瑾出家做了和尚。

既然此生无情缘,那便普渡众生罢。


润旭 春日游(一)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对我就是那个想出沙雕脑洞的那个沙雕啦啦啦啦

幼儿园文笔ooc慎入

我来开坑了




——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韦庄《思帝乡》

——

似乎自古以来龙与凤就是天生一对。人间皇帝,真龙天子。而那位有幸能得到皇帝真心的女人,出嫁时凤冠霞帔。

自此龙凤呈祥。

就连街边卖糖人的小贩,也喜欢用糖浆来作龙凤,看着那些小孩被吸引,糖龙和糖凤一个个被买去,在被他们怜惜的看上半天。

而后“嘎嘣”一下咬掉头。

凤为雄,凰为雌。所以凤凰大多是,双性身。

天后无奈的拿出求来的陨丹,用内力使那颗褐色珠子滑入她儿喉中。陨丹断爱,只愿他一生无情,不被红尘扰。她知晓天帝放荡。

天帝带回来一个少年,看着年纪不大,却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真身是一条白龙。天帝封了个“夜神”给他,便让那少年一人去守夜了。少年名润玉,生得也确实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此时的旭凤还是只奶凤凰,正是好动的时期,却除了在栖梧宫里蹦哒和在月老府红线里打滚以外别无去处。听母神说自己多了个哥哥,但他过了好久没有见着。

小小的凤凰抱成一团躲在梧桐上,他葛葛为什么不来和他玩!

然而润玉并不知道他有个弟弟,正泡在暗池(暗林那的池子简称暗池)里闭目打盹。寂寞是从小就伴着他的,他是异类。现在伴着他的是夜。

“叔父!”奶凤凰蹦哒到月老府,不满的打了个滚,“我好不容易有了个葛葛结果他都不来陪我玩!”

“凤娃啊,你把这红线给你哥套上,不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吗。”

“好的!”旭凤把红线扯了一根出来,绕上手指,“叔父!我去找葛葛了!”听说他葛葛住在彩虹那边。

“那个……凤娃啊。”丹朱迟疑了一下,旭凤却跑远了。“你手里的红线,该不会是别人的吧。”

然而旭凤已经看到了一条泡在池子里甩着大尾巴的……人?

润玉对于这个外来的小孩表示惊讶,收了尾巴变作人身作揖,“小神润玉,不知……”

“葛葛!”奶凤凰眼睛一亮,飞扑了上去,顺便飞快的把早就绕成圈的红绳套在了润玉小指上。

“你是……月老座下的童子?”润玉看着手上一闪就隐去的红线,眉毛抽了抽,心情复杂。

他这是,不明不白的被赐了一桩姻缘?

“哼!”奶凤凰很不高兴,“我是你的迪迪!我叫旭凤!”

“哦,弟弟呀。”他略一思索,觉得自己确实会有那么一大群弟弟妹妹,就抱起奶凤凰,轻刮了下鼻梁。“那也不能给我塞这么一桩姻缘吧。”

“葛葛!”旭凤露出自己手上的红线,“这是我的!还有一头在葛葛手上!叔父说,系上的话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奶凤凰有些激动,“叔父还说,龙和凤本来就是要在一起的!因为龙凤呈祥!”

“你是凤凰?”润玉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自己的弟弟妹妹中还能有只凤凰。

“嗯!”小小的凤凰在空中似一团火,拍着翅膀绕润玉飞了几圈后又钻回他怀里叫了声。“葛葛你是龙!我要看!”

“嗯……那就在这坐着。”润玉把奶凤凰放在暗池边,便化作龙。

一条银亮亮的龙。

“哇!葛葛!”奶凤凰激动得掉进了暗池里,而他还没扑腾几下,就被润玉捞了起来。

“这里很深的,你不会水,别下来。”话音刚落那奶凤凰就在他怀里玩起了水。润玉感到有些头大,他是作为天帝长子才被带回了天界。仅一个弟弟就能闹成这样,那要是一群…………

“行了,天色晚了,回去吧。”他把旭凤擦干了放地上,拍了拍自个儿弟弟的头,“我要工作了。”

“葛葛你要做什么呀!”

“守夜,我是夜神。”

“彩虹天天都会有吗?”旭凤抬头看着他。

“会有的。”他摸了摸奶凤凰的头。

“葛葛再见!”看着消失在彩虹尽头的奶凤凰,润玉松了口气,看着小指上若隐若现的红线,思考着要不要让月老帮忙去了。毕竟龙阳之好……他暂时没有。他倒是真的希望旭凤牵错了线。

夜亘古不变,依旧冷清。他搬出旗台,与自己下着豪无目的的棋,思绪却飘了。

听说凤凰大多是双性身,不知…………他勾起邪笑,压制了多年的淫&性在这一刻随着血液的游走,经过全身。他那个凤凰弟弟,虽还没张开,却也有着美人的底子。

龙性本淫。他在成年之后便与这天性作斗争,可算是把自己压成了一副禁欲模样。天帝是龙,那也就不怪他游戏花丛了。

他竟是在半夜睡着了,想必是那凤凰崽子搞得他白日不安宁。还不知那崽子多大了,涅槃过没有。

只可惜天后的孩子有这这样一副身子。

夜神是个闲官,润玉也是个闲人。可想而知,奶凤凰必会日日夜夜来叨扰他哥哥。

奶凤凰高兴的很,他终于有个哥哥可以陪他混天上的无聊日子了。但下任火神的责任,很快要压在他身上了。

“葛葛葛葛!”润玉是被奶凤凰吵醒的,他惊觉自己不过闭了闭眼,天就亮了。“你醒了呀!”奶凤凰飞速跳上他膝盖。

“你作为一只凤凰,真的不需要做些什么来提升自己灵力吗?”

“那葛葛呢?葛葛不是天天泡在水里吗?”

“我是在吸收日月精华啊,而且我比你大多了。”他苦笑不得。

“葛葛你一千岁了?”旭凤盯着润玉的脸。

“大概吧。”他有些不敢肯定,过往岁月着实无光无彩。

“历劫痛吗?”

凤凰会涅槃,龙则是抽筋换骨。

“嗯……至少要在心里想着不痛。”

“葛葛,我快要涅槃了。”奶凤凰一下子抱紧润玉,脸上神色有些愁苦。“每五百年涅一次槃,我就要五百岁了。”他踢了踢腿,从润玉身上跳下。“葛葛我涅槃的时候你可要陪着我。”



————

嘤嘤嘤这可是一个星期的存货

话说大龙二凤心理应该是这样的:

大龙:我哪里来的弟弟?woc是个小美人。

二凤:哇哇哇哇哇葛葛!

话说他们做些什么能增进兄弟情_(:з」∠)_

喂?蔡师兄?

“我喜欢你。”

“那太好了,什么时候我们去环游世界?”

————对话源于日常调戏蔡居诚的少侠

“那什么时候去?明天?还是后天?”

“我要带你去华山,你可一定要多穿几件衣服。你要陪着我做师门任务,要跑的路实在是太多太无聊了。我们一起去给风无涯师兄和齐无悔师兄捎酒对了浩然石上实在是太冷了,你要喝胡辣汤还是一滴醉?”

“我要带你去云梦汤池,我御剑凌空,你墨鹤乘虚。我要带你去万圣阁拜访思明兄,去江南小镇偶遇那个让我帮他洗了十件衣服的官吏并把他揍一顿,而后我们去茶馆听说书。”

“我会带你去见龙渊旁那个温柔可爱的小师妹,在各种地方遇见窦之道。我们去乌衣巷,拆散那对抱在一起的狗男女。去暗香采风,去逢简村挖矿。”

“我们去薛家庄陪宝宝数星星,带着萧居棠找宁宁,去少林撞那些扫地僧,再去江南惹隔壁周婆婆。”

“我要带你去十二连环坞,打爆那些疯狂磕药的水匪;我要带你去夜访薛家庄,打退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尸化薛斌;我要带你去麻衣圣教,见识一下衰公肥婆艾青艾红和张洁洁的秘技甩钩子;我要带你去明月山庄,破开蛛网,拜倒在方莹的扇子之下。”

“我要帮你赎身,在江南买块地,把楚留香玩成MC。”

“少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能换个话题吗?”

最后做师门任务的是我一人,拆狗男女的也是我一人,陪宝宝数星星的也只有我一人,打各种副本,死的还是只有我一人。

“我能来点香阁看看你吗?”

龙凤

一个沙雕脑洞
大概双性生子
双性凤凰还被喂了殒丹(他娘给他喂的因为自己儿子是双性嘛总不能让人欺负)但是懂情爱双修只是对所有人都是没有感觉而已顺带还有亲情友情(就是殒丹只是断爱啦!🌚)
锦觅就是锦觅当个助攻顺带帮龙凤带带孩子什么的,和龙凤都是朋友
大龙么小时候就默默yy自己弟弟,长大了发现自己弟弟好像对自己无感所以依然不敢动手动脚
奶凤凰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坐着彩虹哧溜一下滑到自己葛葛那里找葛葛玩,明明不会水还是要和葛葛在葛葛的池子里玩(话说那个池子到底叫什么)
然后奶凤凰长大了嘛经历了涅槃,变成乌鸦不是掉进水镜里了嘛被锦觅捡到了
锦觅:这什么玩意儿
然后不是对所有人无感嘛但是二凤又觉得锦觅救了自己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有意义的事但又没有什么生理反应
后来被自己葛葛带回天界了然后大龙知道他弟弟吃了殒丹吖没有感情的呀
润玉:………………
后来凤凰发情了让他哥哥帮他疏解了下然后他察觉到自己体内的殒丹似乎在涅槃的时候被烧化了
然后二凤就!有感情了呀!
然后这里是有一个水神认亲锦觅,锦觅就上天界了嘛
(没有婚约!没有!)
锦觅:来来来凤凰你收下这打春宫秘戏全是龙阳之好的
二凤看着看着看出感觉了又从魇兽那里看到了自己葛葛做的春梦
二凤:葛葛我喜欢你!
大龙:啊我也是!
理所应当的龙凤呈祥了
二凤很不幸的怀上了
锦觅:喂你不要吃橘子了啊很酸啊!
二凤:关你什么事
锦觅:吃多了会上火的啊!
二凤:我都是火神了我怕什么上火!
后来二凤和葛葛生了只丹顶鹤?
锦觅:!这么可爱我来带!你们两个尽管谈恋爱!

能好怎之温善

(๑°3°๑)

——
我:“大黄鳝能吃吗?”

温若寒:“能吃。”

我:“好吃吗?”

温若寒:“真香。”

我:“怎么吃?”

温若寒:“床上吃?”

我:“不行不行会弄脏床的。”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青楼捕获的大黄鳝不要扔,切成鳝丝,浇上热油直到“呲啦”作响
隔壁温宗主都馋哭了




哈哈哈哈哈响油鳝糊了解一下🌚

晓薛晓·百坏一好

关于题目……

这句话我也不知道是哪里听来的,好像是电视剧里来的?

大概意思就是一个人就算看上去很坏,也会有一点好

我觉得吧挺适合洋洋的

纵使十恶不赦,却也🌚qi大活好(才没有)

然后这个是小可爱点的梗!(⁄ ⁄•⁄ω⁄•⁄ ⁄) @Muci_中二病少女

我我我我真的文笔很渣了写不好真的写不好

然后还带有自己的瞎扯啦什么的

有微量羡澄注意!(真的只有一点点)

——

“晓星尘……晓星尘!”

“你再不醒过来,我就让你的好朋友宋岚去杀人了!”

他恨恨捶打那口棺材,冷静了一会后,搬开棺材板,露出里面躺着的白衣道人。

双手交叠于心口,锁灵囊透过苍白手背发出淡淡荧光。

就差一点儿了……就差一点。

但平时百试百灵的驱魂寻魂术却是失效了。

驱魂寻魂是鬼道邪术,施法者以自身之血趋势鬼魂去三界寻找一人的魂魄。

他也算是命大,左臂没了,在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醒了过来,愣是赶回了义庄。见着了仍守在那里的宋岚。

“锁灵囊……在你这里!”

“还给我!我打不过蓝湛,我还怕你吗!”

“还给我!”用仅剩的右手去抓去抢。

“宋岚!你他妈的就是具尸体!你占着晓星尘有什么用!”他扑上去,“我有办法!”

“你血都干了!给我!你不也想让晓星尘回来吗!”

宋岚终是僵硬的打开棺材盖。

“你不是说要找晓星尘的魂魄吗!老子走了这么久,怎么还是只有这么点!”他恶狠狠的瞪了宋岚一眼,用虎牙咬破指尖,在地上画起诡异阵法。“不还是你薛爷爷有办法!”

宋岚在薛洋身边的八年里,已经见过他画过无数个阵了。

他就像是有源源不断的血一样,从来不珍惜。

寻不回晓星尘的最后一缕残魂,他无聊的开始找阿箐的魂。

阿箐的魂倒是一下子就回来了。

找晓星尘的魂找的他心烦意乱,无意间把自己的魂也抽出来玩玩。

却发现自己找的鬼魂一个劲往他魂上扑。

晓……晓星尘?!

他从来没有想过,晓星尘的残魂会寄付在他的魂上。

高兴的快要疯了,他丝毫不在意唤回这缕魂他将要付出的代价。

把被他打乱的东西规规矩矩放好,再抹掉地上血迹。

明明知道晓星尘是看不见的。

他把东西都整理好后,大摇大摆出了门。

“本大爷出去买糖了。”不知说给谁听。

他抱着那抢来的一袋子糖,一个劲往嘴里塞。

义城那一带早就被他弄得乌烟瘴气。

随意找了一片枯林,踹了几脚落叶就堪堪坐下。

他该想想怎么散魂了。是一下子捅死自己还是什么。

反正结局都是一样的。

阿箐会投胎转世,晓星尘会活过来,和他的挚友奸邪除魔。

他身边实在是没有什么武器了,降灾不小心忘在了义庄。

他不怕痛的,不怕的,也不怕死的。

趁着自己还有点清醒,往嘴里又塞了一颗糖。

苦的,他一下子把之前哪些全吐出来了。

那三个人都不待见他,都恨不得他死。

——

“子琛?”他不知自己躺了多久,身上僵硬的酸痛。手心触到的是一个柔软的锦囊。

“道长!”阿箐欣喜若狂。

“阿……阿箐?”晓星尘迟疑,“薛洋呢?”

“那个坏家伙不知道去哪了!”

宋岚在他手中默默写道,“死了。”他是知道薛洋散魂的。

“死于何人之手?”

“义士。”

“他怎会不敌义士?”

“独臂,一臂被义士削下。”

“也罢,”他叹了口气,“阿箐,你是灵体?”

“嗯!”

“快去投胎罢,找个好人家。”

“就不,我要跟着道长。”

义庄没有了薛洋的影子。

“道长,那个坏东西把义庄弄得脏死了,满地是血!”

“满地,是血?”

“是的呀,那个坏东西整天用血在地上画画。”

晓星尘心头一颤。

——

魏无羡在被江澄禁止靠近的日子里就陪着金凌和蓝家小辈一起夜猎。

毕竟他也算是金凌的舅舅了吧……吧……

路过义城时,他就突然想进去看看。召来温宁,看着小辈,自己进了义城。

“晓师叔?”惊讶。

“何人?”

“藏色散人之子,魏婴,应唤道长一声‘师叔’。”

“嗯。”晓星尘微笑。

“师叔,没想到薛洋还真有这么大的本事。”他先绕着晓星尘转了几圈,确认了晓星尘是人而不是凶尸,又看到了地面上的血迹。“驱着鬼魂上天入地把师叔的魂给找齐了。”

“薛洋这小子还真是鬼道奇才,命也是真大。”

“师叔啊,我在陪着小辈们夜猎,不便久留,先告辞了。”

他弯下身子,指尖轻触地面。

果真是有股血腥味,还很浓。

“子琛,”他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他以血驱鬼,上天入地?”

“嗯。”不计后果。

晓星尘在夜晚入睡时,总觉着脸上有湿热的气息,滚烫的液体滴落在他脸上,还有粗布擦拭着他脸颊的感觉。

以及那棺材板,在他闭着眼时总能听到捶打的声音。“晓星尘……晓星尘!”

沙哑的声音濒临绝望的疯狂。

他醒过来,推开棺材板,以灵力探测,周围却没有活人的气息。

他想薛洋必定是狡猾得很,便拿起霜华,一寸寸探测。

脚下突然踩到什么东西。

应是佩剑。薛洋的佩剑。

他觉得他的魂与降灾发生着共鸣,似乎有东西被引出来了。

“道长……”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你都有八年没给我吃糖了……”

他看见了,看见薛洋跪在棺前。

他躺了八年吗?

他觉得自己好像想错了什么。

薛洋只剩恶了吗?只想着报复,全是疯狂了吗。

他突然想起一句俗语。

百坏一好,百坏一好。

可薛洋的好,或许只有在夜深人静时,他自己才晓得了。

或者他自己都认为那也是恶了吧。

——

冬日。

薛洋的残魂和其他残魂组了个团去投胎。他仗着自己牛x,就在投胎后挤走了其他魂魄。

“小伙子,投胎是要喝孟婆汤的。”

“不喝不喝,苦死了。”

“人间之苦,怎比的上孟婆汤?”

“可是我喜欢糖。”

——

看一眼,就看一眼。薛洋还是拗不过自己,跑去义庄附近看了一眼。

蹲在门口看久了,站起来腿就容易麻。

一下子站起来,腿差点没有知觉,明明是为了躲要出门的晓星尘,却还是撞在了他身上。

“?小孩子”他估摸着那是个小孩,“以后小心一点,我看不见。”

没得到答复,以为是撞疼了那孩子,“给你吃糖啊,没撞疼吧?”

薛洋下意识的张口。

却发现,他早就不是那个义城无名少年郎了。

薛晓薛【皆】

霜华架在他脖子上时,晓星尘就已经死了。

他听不见所有声音了,听不见糖碎掉的声音。

一切都像是石沉大海。

他用双手触摸着周围虚空。

身体突然一沉,背靠到了硬物。

晓星尘发现自己能看见了,缚眼白绫不见。他躺在棺材里,一身白衣道袍穿得整齐。

不习惯突然的光,用手摸索着起身。

仍是义庄,可这外面的景象却不是义城了。

所有的人都匆匆路过,一副把晓星尘当空气的样子。

在街上晃了几圈,晓星尘才打听来这是夔州。

那,薛洋想必也是在这里了。

他走遍了整个夔州,连每条巷子都去过了,没有看到薛洋。

也许他还未出生罢。晓星尘想着,他发现了自己异于常人的地方。

那便不愁吃穿,不愁行踪了。

晓星尘自从莫名其妙来到夔州后,就数着日子。已有八年了。

八年里没有薛洋的任何踪迹。

他那日出行,也不知是为了什么,却撞见一个孩子。

小小的,穿着破烂衣裳,手里拿着东西,是封信。

他猛然想起薛洋给他讲过的故事。

“薛洋!”他穿过人群,拉住那个小孩。

本以为会被当做空气,没想到他是真的拽住了衣物。

??孩子回头,目中不解。

眼睛里还没有血和仇。

这里的人都当他不存在的样子,他醒来时手里便拿着封信,也不晓得是要去送给谁。

“不要去送信!”

“为什么?”想起了送信就有点心吃,“我……我送了信就有点心吃的。”

“别……别去。”晓星尘想起了自己身上似乎还带着糖,“我有糖,别去。”急忙拿出那个小布袋子。

可那几颗糖不知化了多少遍,合为了一体,又被挤压的有些碎了。

也因为时间过久,还微微发黑。

一定不能吃了,吃了定要闹肚子的。

“我……给你买新的,别走。”他想把糖收好。

而那孩子不知是因为馋的紧还是别的原因,拣起一块舔了一舔,吃进了嘴里。

抬头就对上了晓星尘的眼睛,“你怎么……吃下去了,快吐出来。”

“不要,甜的。”小小的孩子为了证明糖是真的还能吃,把舌头伸出来一点,碎糖在舌尖上融化。“真的,很甜的。”

小侠士

我!爱爆方思明!

我x方思明?

我方cp?(⁄ ⁄•⁄ω⁄•⁄ ⁄)

——

小侠士今天很无聊。早早的做完了师门任务,刷了几回副本,就闲的无事可干了。

对了,小侠士想到了可以去刷NPC的好感,就先冒着被冻死的危险蹦上浩然石看望齐师兄。

嘶……好冷……血也掉了好多……

来不及掏几块石头就只能蹦回了浩然台,一路骑马回血地赶去鸣剑堂看风师兄。

把包里没用的石头都送给风无涯后,小侠士看到了萃玉。

小侠士是从非洲来的小菜鸡,自然觉得没用。

好感度蹭蹭蹭的往上涨,一下子就达到了聊记姓名的程度。

这可比当年刷蔡居诚的好感要快多了,小侠士腹诽,给风师兄写了封信,就心满意足的跑去玩了。

“风师兄,齐师兄在浩然石上,那里很冷。”

小侠士再次感到无聊时,想到了方思明。

百度了下他的位置,小侠士被一个不可靠消息骗了。

小侠士自以为找到了一个女装方思明,在给她送了一堆石头但啥事也没发生时,才发觉亏大了。

唉,只能去做主线任务了。小侠士的包里空落落的,心里也难受的紧,白送了那么多宝贝。

然后小侠士惊喜的发现,任务中有牵扯到方思明!

高兴的送了几个之前任务给的石头,又用元宝买了高级江湖礼,才算是刷了一波好感。

唉,都给你吧,反正我脸黑也菜鸡,留着也没用。

小侠士接到了方思明的奇遇!

但小侠士只是被拉过去喝了几杯酒后他就跑了。

喂,不要跑这么快啊!

——

方思明隐于阴暗处,看着御剑远去的小侠士,在心里冷哼。

那小侠士碧瞳,眼下点了两颗可笑的朱砂,头上束着一根戳不死人的马尾。明明菜鸡的很,却喜欢游山玩水,搞得像个世外高人。

还是寄了封信,象征性的写了一句话赠了一份礼:

“哼,无趣之人。”

而没过多久,就收到了小侠士的回信:

“!!!方姐姐!”赤裸裸的调戏。

方思明决定不理不睬。

小侠士却觉得很满足了。

“好哥哥,我恨极了你这副伟岸的样子。”




“我恨天塌下来你要扛,我恨你永远站在我前面。”




“我告诉你,这辈子,下辈子,我都不要承你的情。”